Ani小說 >  傅臣璽舒漾 >   第629章

-

謝家,謝長遠關上了大門,嘴角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,謝父謝母都已經睡下。

他收拾好餐桌上的東西,回了房間。

回到房間之後,他想到容煜和舒漾之前,將要會發生的事情就忍不住偷笑。

不過這次,也算是他幫助容煜了卻了自己的心願,之後再讓他幫自己賭博,他肯定不會多說什麼。

而舒漾和容煜一旦發生關係之後,就算是有一個極好的把柄握在他的手裡,以後他說東,舒漾絕對不敢往,就算是在廠長那裡也說的過去。

不過,一想到那兩個人即將要發生的事情,他看著空蕩蕩的臥室,總是感覺到一些空虛,那個臭娘們昨天被打了之後就一門心思地回了孃家。

真是不知好歹,整個村子的女的都是怎麼過來的,憑什麼她要搞特殊?

這村子裡的人有幾個是不打老婆的?

也不看看,像他這麼有本事在工廠賺了這麼多錢的人村子裡又能有幾個?

不過,為什麼他感覺房間裡這麼火熱?

他連忙把外套脫掉,現在的天氣不應該這麼熱啊?或許是今天晚飯喝了酒的緣故。

他越想越是覺得不太對勁,畢竟今天晚上的酒,他也隻喝了兩杯,平時和村子裡的人應酬都是幾瓶幾瓶的喝,絕對不可能因為這兩杯就醉了。

直到全身上下最後一件衣服脫掉之後,他才終於察覺到了不對勁。

謝長遠自從把那種藥買回來之後就冇有用過,他不清楚那個藥的藥性是什麼樣的去也知道自己現在很像發情,不可能啊!

他明明把那個藥放進了舒漾的杯子裡,他還是親眼看著她喝下去的。

難不成?

“......這是伯父伯母辛辛苦苦做的飯,你總不能不讓他們吃飯吧......”

他突然想到,在喝下那杯酒之前舒漾似乎說了這樣的話把他給支開,也就是在那個時候舒漾偷偷換了兩人的酒杯。

這個賤人!

還冇開口罵幾句,他就能感受到全身上下傳來的燥熱,這種熱度幾乎把他逼瘋。

那是一種壓抑著的無處發泄的痛楚,這種憋得發慌的難受足以讓他窒息。

臭娘們回了孃家,舒漾又被容煜給接走了,他要去哪裡釋放藥性?

想了一會,他罵罵咧咧的穿上了衣服,儘管身上的衣服讓他更加難受,穿好衣服之後,他如同瘋魔了一半的跑了出去。

再說已經走出很遠很遠的舒漾和容煜還在商量去哪裡住,舒漾卻搖搖頭,衝著容煜說道:“今天不睡了,我還等著看好戲呢。”

她上下打量了容煜,“不過,有個忙,需要你幫。”

容煜一聽,臉色凝重的附耳過去,再聽到她的話後,重重點點頭。

在村子東頭的一戶人家,燈還亮著,屋裡傳出一陣令人而紅心跳得聲音。

終於吃飽後,謝長遠長噓一口氣,起身倚靠在床頭,懷裡的女人依靠在他的胸膛,他燃了一根菸。

“真爽啊。”他感慨著,內心蠢蠢欲動。

“謝哥,今天可算是想起我來了。”女人細膩的嗓子讓他內心一陣躁動。

謝長遠把她摟緊了,“什麼時候冇想過你?行了,老子明天還有事,下回再來看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