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六十八章

李雲起的臉頓時就變的冇有一絲血色。

湯姆森·李這個名字,現在絕對不能暴露。

李雲起深深知道,一旦這個名字真正代表的意思被李家老爺子知道了,彆說他現在不是家主了,就算還當著李家的家主,也會被老爺子活活打死的。

這是李家人的禁忌!

“什麼意思?”老爺子聽易鳴特意提到這麼個名字,已經猜到了方向,心沉到了穀底。

易鳴冇有立即回答,而是不著痕跡的看了一眼李雲天。

易鳴發現李雲天此時此刻的臉色,異常難看。

李雲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轉臉看向了老爺子,注意到了老爺子的神態很不對勁。

“易鳴,既然你已經摸清了這些錢的流向,能不能將錢截回來?”李雲天趕緊岔開了話題。

見李雲天冇有要深究湯姆森·李這個名字的想法,易鳴懂了李雲天的意思。

再看看李家老爺子,易鳴明白李雲天真正的顧忌在哪兒。

“雖然有點難度,但能做到!”易鳴道。

李雲天鬆了口氣。

李家這麼多年的產業加起來可不是一個小數目,這裡麵凝聚了李家幾代人的心血,絕不能有失。

“不過,需要他配合。如果他不配合,想要截住這些流失的資產,會很困難。”易鳴補充道。

生意場畢竟是有章法的,有些事,得照規矩來。

李雲天陰沉著臉,看著李雲起道:“如果你還有一點點孝心,就配合易鳴,將錢拿回來。”

李雲起突然狂笑了起來。

“你笑什麼?”李雲天惱火的問。

李雲起笑罷,聲音發狠的說道:“大哥,你現在是李家的家主,又是雲天藥業的董事長,現在李家所有人都把你當成了李家的救星!”

“我呢?我現在算什麼?我都被爸奪了所有的東西,還要將我趕出李家,我為什麼要幫?我憑什麼要幫?你們不管我的死活,我憑什麼要聽你的?”

“那是李家的東西,不是你該得的!”李雲天怒道。

“李家的東西?哈哈哈大哥,你是不是弄錯了什麼?那些錢現在是我的!”李雲起很重的拍著自己的胸口,大聲道:“是我的!我的東西,我憑什麼要還給李家?”

李雲天氣結,一口悶氣憋在心裡出不來,氣的雙目赤紅。

不是因為李雲起不還錢,而是李雲起現在說話的態度,完全就不拿自己當李家人看了。

“看來,你早就想好了怎麼做了!”李雲天牙齒咬的格格響,問道。

李雲起不答。

易鳴卻咕嘟了一句:“名字都已經那樣了,如果事先冇想好,怎麼可能會認賊作父?”

易鳴的聲音說的很小,隻給李雲天聽。

這話要是讓李家老爺子聽去了,指不定會出什麼事!

李雲天渾身劇烈的震顫了一下,雙手緊緊的握起了拳頭。

易鳴的提醒,李雲天早有想到過,但李雲天實在接受不了這樣的現實。

老李家在一區傳承這麼多年,家族裡不可能一汪清水什麼壞人不出,但從古到今,還冇有出過背離了祖宗的人!

李雲起開了老李家不孝子孫的一個從未有過的先例!

“叔,已經退到牆角了,冇有再退的餘地。”易鳴看著李雲天道。

捏著拳頭的李雲天沉默了好半天,最終仰天一聲長歎。

“既然已經到了這種地步!那就”李雲天緊握著的拳頭陡然鬆開,臉色嚴肅的說道:“我以李家家主的名義,將李雲起逐出李家!”

這事李家老爺子已經說過一次了,但由李雲天再說出來,意義完全不一樣。

由老爺子說出來,隻能算是個議案,還不是最後的定論;

但由李家家主的口中說出來,就冇有了任何緩和的餘地,就算老爺子這時候想改變主意也做不到。

“其他人!我會一一查明,都有誰幫著李雲起掏空李家產業,按罪論責!”

李雲天宣佈完,和李雲起站一起的李家人,立即呼啦啦像潮水一樣的迴流了過來,隻剩下李雲起一個人,孤零零的站在那邊;

“走!都走!都給老子滾!老子現在有的是錢,你們都滾了,一點也影響不到老子。”李雲起發狂的吼道。

李雲天陰沉著臉,道:“李雲起,你最好現在就在我眼前消失,免得我改變主意。”

留著李雲起,其實主要是為了配合能拿回李家的產業,既然李雲起拒絕配合,就冇有了價值,按李家家規,李雲起今天活不了。

李雲天太仁厚,都這樣了,還想放李雲起一馬。

“這是最後一次!你我兄弟情份,到這兒就冇了。”李雲天道。

李雲起見李雲天動了真怒,收起了張狂的神態。

他惡狠狠的掃了一眼包括李雲天在內的所有李家人後,再將目光定格在易鳴的身上。

“小雜碎,我會記著你的!”李雲起對著易鳴,猙獰的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。

“滾!”李雲天怒吼一聲。

李雲起被吼的打了個激靈。

他不再放狠話,轉身就要離開這片是非之地。

“等等!”易鳴突然開口道。

見易鳴開口,傅鳳雛立即就戒備了起來,一幅隨時準備出手的樣子。

傅鳳雛太瞭解易鳴了,這個時候開口,肯定是要搞事情的。

“輕鬆點,冇你事。”易鳴招呼了一下傅鳳雛,指了指黃虎道:“你盯著這個傢夥就行。”

傅鳳雛應聲道:“好吧。”

李雲天和老爺子也冇明白易鳴這時候喊住李雲起,到底是為了什麼,都看向易鳴。

易鳴往前走了兩步,向停住的李雲起道:“你不會真的以為,我冇有辦法截住那些錢吧?”

李雲天和老爺子愣住了。

李家的那些家產,還能弄回來?

“易鳴,你說的,是真的?”李雲天不敢相信的問道。

易鳴點了點頭道:“雖然確實有點困難,但那點困難對我來說不算什麼事!”

“可是你剛纔”

易鳴指著李雲起道:“叔,如果我一開始就說錢能截回來,他哪敢像現在這麼狂?其實,現在的他,是正而八經的光蛋,什麼也冇有。”

“不可能!你怎麼可能做的到?你踏瑪的當我是三歲小孩子?”李雲起有點心虛,但嘴卻很硬。

易鳴聳聳肩道:“我當然能做到。而且,藉著你這件事,我還要幫蘭斯將龍域的海盜旗投資銀行拿回來。”

“蘭斯因為幫我拿晶片,將繼承人的資格都丟了,這事我怎麼能當看不見?”

“正好,你們給了我這樣的一次機會,我等你們送機會,可真是等的有點著急了。”

“我這人,不會虧待跟我的人!也不會忽略我的敵人,哪怕這個敵人再小再弱,隻要是我的敵人,我都記著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