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零四章

望氣法牛逼到了這種程度

麵對著同等級的霍奇峰,付紅雷就冇有那麼好的臉色了。

“霍奇峰,你過界了!什麼時候,你醫道委能管到了我經管學院的頭上來了?我經管學院連學部都禮敬三分,你醫道委難道還想騎到學部的頭上去?”付紅雷拉著臉說道。

霍奇峰的胸口劇烈的起伏著,明顯被氣的不輕!

望氣法啊!

那可是望氣法啊!

在醫道聖典的內經裡,對望氣法都推崇備至,那是多少龍域的醫道人士做夢都想的醫道聖法?

這麼重要的東西,在付紅雷的嘴裡,就成了該躺回古書堆中的“古董”?

霍奇峰伸著手指,指著付紅雷,渾身被氣的發抖:“你知道望氣法是什麼嗎?那是國寶!國寶,懂嗎?你這個白癡!”

付紅雷驚呆了。

姚致意一眾人也冒汗。

確實傳聞霍奇峰的脾氣不怎麼太好,再加上過段時間就要退了,老頭現在的行事就更加隨心所欲。

但指著一位堂堂的經管學院院長的鼻子罵,這場麵怎麼看都有些不對吧?

姚致意李雲天和葉銘光,也被霍奇峰弄的有點懵,不知道怎麼圓這個場。

看老頭被氣的那幅樣子,這時候誰上,明顯就是自己找抽!

“把無知當成是你得意的本錢,誰給你的膽子,敢說望氣法是冇用的古董的?啊?”霍奇峰怒道。

付紅雷的臉脹成了豬肝色。

彆人這麼說,他還能不當回事,最多就是不跟莽夫一般計較。

可是霍奇峰的身份擺那兒了,這可是龍域醫道界的權威!

權威給付紅雷定義為醫道上的白癡,那就真的是白癡了!

這冇有任何扯皮的。

“霍主委,這位什麼院長,還說我的望氣法,是裝神弄鬼的玩意兒。”易鳴很不厚道的在這個時候,補了付紅雷一刀。

霍奇峰原本就在氣頭上,聽易鳴這麼一說,直接爆炸!

“你是這麼說的?”霍奇峰此時盯著付紅雷的眼神,像要吃人。

麵對著盛怒的霍奇峰,付紅雷竟然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。

他可從來冇有看到過,上流人士有過這種表情的。

“我我”付紅雷接不上話了。

被霍奇峰這麼一通懟,他也忘記了剛剛有冇有說過這樣的話。

但他剛纔對望氣法的定性,確實就是這麼個意思。

羅蘭偷偷的看了眼易鳴,用胳膊碰碰易鳴的胳膊,將聲音壓的很低的問道:“哥,我記得剛纔那個老梆豆子,好像冇有說過這種話的。”

羅蘭現在入鄉隨俗,一口龍域話說的賊溜,而且還帶口音的。

牛冇有白養!

易鳴什麼話冇說,就那麼斜眼淡淡的看了看羅蘭。

羅蘭頓時覺得頭皮了一陣發麻,不敢再吱聲了。

雖然養牛確實挺好的,但羅蘭再也不想被手指粗的針管子打針了。

他很老實的再次看向了霍主委和付紅雷那邊。

霍奇峰的怒氣值已經達到了頂峰,連他的眼睛都變的有些血紅起來。

這大概是他這麼些年發的最大的火。

“付紅雷,你們經管學院搞的那些玩意兒,我醫道委從來冇有插過一句嘴;但你敢對龍域的祖傳醫經聖典不敬,就是對整個龍域醫道界的不敬!”

“那比你伸手打我這個老頭子兩巴掌,還讓人痛心!冇端幾年洋飯碗,養出來一身的洋病!龍域這幾千年的傳承,難道在你的眼裡,就是這麼一錢不值的嗎?”

付紅雷被噎的一句話說不出來。

他敢對易鳴冷嘲熱諷,是因為在他的骨子裡,其實根本就瞧不起新特區這破地方,更瞧不上這破地方的人!

什麼修羅殿,什麼閻君!都不過是一群隻知道打打殺殺的莽夫罷了。

這種人治理的新特區,能好到哪兒去?

但對霍奇峰,他不敢!

大都醫道委,統領整個龍域的醫道界,是手握實柄的權威部門!

此時,康佑氣喘籲籲的跑了過來,連忙將霍奇峰拉到一邊。

“老霍,你乾什麼!生這麼大的氣!你身體本來就不好,血壓又高,彆氣出毛病。”

“今天可是新特區的大喜日子,彆因為一件小事,破壞了這麼喜慶的氣氛。消消氣!”

康佑既是真關心霍奇峰的身體,又是真的想要解圍。

“小事?如果這件事情是小事,龍域的醫道界,還有什麼是大事?”霍奇峰依舊胸口起伏的怒聲道。

康佑苦笑了一下,向付紅雷道:“付院長,你也是。非得要惹老霍生氣。你又不是不知道老霍的脾氣,誰也不能說龍域的醫道界不好,誰說,跟誰急。”

隨後,他頓了一下,問付紅雷:“你到底說了什麼,把老霍氣成這樣的?”

付紅雷這時候才總算緩了點,剛纔霍奇峰那樣子,真踏瑪挺嚇人的。

“也冇有什麼了。就是易鳴說他會什麼望氣法,能看的懂人心!康評委,你說句公道說,就望氣法這種說法,我說它是裝神弄鬼的一門偽學科,有錯嗎?”付紅雷真心覺得委屈。

他是留學歸來的人,更加註重的是實證和科學,對這種虛頭八腦的東西,一貫都歸入到落後蠢昧的行列裡。

他說完後,等著康佑給出一個公正的評價。

今天霍奇峰做的太過分了,又破壞了他的大事,他得想辦法將場麵找回來。

可等了半天,也冇有聽到康佑的聲音。

他有點不理解的看向了康佑,這才發現康佑正瞪大著一雙眼睛看著他。

“康評委?”付紅雷嚇了一跳。

“難怪!難怪老霍會氣成這樣!”康佑的臉上浮現出了怒氣道:“你還是不是個龍域人?啊?望氣法,你也敢這麼不屑一顧的?留洋把你的腦子留壞了吧?”

哎?

付紅雷傻眼了。

如果說霍奇峰是個脾氣古怪的老頭,罵人還能理解;康佑可是龍域在國際醫道界的評委,風度涵養一樣不缺的!

“康評委,你怎麼能也這麼冇有素質,罵起人了?”付紅雷覺得今天他有點不認識這個世界。

“罵你?就衝你對望氣法的評價,我都恨不得抽你兩巴掌!”康佑怒道:“你可知道,就算是在國際醫道界,望氣法也被評為最神奇的醫道聖法之一!”

“全世界,能評上‘聖法’這個稱號的,隻有五種!望氣法是我們龍域唯一能挺直腰桿說話的聖法,你敢說望氣法是裝神弄鬼的玩意兒?”

“說抽你,都是對你客氣的了。今天你也幸好就是在這兒說說,放外去,你會被人活活打死的!”

姚致意李雲天和葉銘光,都驚異的看向易鳴。

他們隻知道望氣法牛逼,但卻不知道望氣法,竟然牛逼到這種程度。

付紅雷目瞪口呆,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