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是我和她的事。今晚要不是她和你一起過來......”

“蕭總這話就顯得有點可笑了,張倩想要算計她,要是我不在......”

萬一張倩心思惡毒,叫的是彆的男人,他完全不敢想象。

“還有,蕭總,你身為清玥的丈夫,平時也該關心關心她。我猜蕭總今晚會過來,是被人挑撥的吧?你是抱著什麼心態過來的?”

蕭延怎麼恰好出現在房間門口?

肯定是有人讓他過來捉姦的。

他竟然真的來了。

可他明知道清玥現在的情況,卻還坐在這裡工作,而不是緊張地去檢視清玥的情況。

“蕭總,說句難聽的,你真的不擔心我和清玥會發生什麼嗎?”

在清玥被算計的情況下,而他又喜歡清玥......

蕭延冷冷地質問:“你敢?”

“這不是我敢不敢的問題,清玥如今處於弱勢。”

蕭延的態度,完全不是身為丈夫該有的態度。

當南杳和陸戰急匆匆地趕到酒店時,蕭延總算端正了他的態度。

南杳不敢置信地看著蕭延,“你就任由清玥自己在房間裡......”

陸戰也覺得這男人簡直瘋了。

南杳將陸戰拽到一旁,低聲吩咐他:“可以的話,揍他一頓。”

她實在忍無可忍。

清玥不是個嬌氣的人,肯定是事情太棘手纔會把她叫過來。

陸戰低頭親了她一下,“保證完成任務。”

“我先上去看清玥。”

南杳急匆匆上樓,當她打開房門,在浴缸裡找到一身狼狽的清玥時,心裡對蕭延的怒火,蹭蹭蹭地往上升。

“清玥。”

“杳杳,你來了。”

南杳把清玥從浴缸裡拉出來,給她裹了浴巾,將她帶回臥室。

“藥性有點強烈,你先把藥吃了,我給你紮兩針就好了。”

南杳是被清玥的一通電話給催過來的。

還好她今天還在卞城,她和陸戰明天就要動身去京都的。

清玥在電話裡喊救命,她就火急火燎地趕來。

“杳杳,對不起啊,這麼晚還把你叫過來。”

“你說的什麼話,跟我還見外?你應該早點叫我。”

看她那樣,已經熬了不少時間了。

等紮好了針,確定清玥體內的藥壓製下去之後,她才鬆了一口氣。

“多喝點水,藥效已經過去了。”

“杳杳,謝謝你。”

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

清玥簡單地將今晚的事告訴了她。

“所以蕭延就任由你在這裡飽受折磨,他卻坐在大堂那裡工作?”

“你說,他還在樓下?”

“你等等。”

南杳撥了陸戰的電話。

陸戰的聲音傳來,“按照那個叫蘇航的說法,蕭延這狗東西知道那是清玥,但他就坐在這裡等。”

南杳咬牙切齒,“揍狠一點,打得舅媽都認不出他來的那種。”

“遵命。”

南杳掛了電話,罵了一聲“狗東西!”

晏清玥臉色蒼白,搖搖欲墜。

“我以為他走了,他既然知道是我,難道就不擔心我會出事?還是他覺得,蘇航會對我......”

“蘇航不是那樣的人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