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神大人不好惹》 小說介紹

山神大人不好惹資源帶給大家,作者努力減肥的栗子擅長寵虐交加,文風獨樹一幟!作品受數萬人追捧,極具價值,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,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!總之,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! 深夜時分,我似乎感受到一股溫暖將我包圍。一股力量,將我包圍在他的懷中,而我感到格外舒適,竟不自覺的湊上前去。我抿著嘴,似乎是感受到了男人的親近,伸手也環抱住對方的腰。對方似乎被這簡單的迴應取悅了,冷笑一

《山神大人不好惹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深夜時分,我似乎感受到一股溫暖將我包圍。

一股力量,將我包圍在他的懷中,而我感到格外舒適,竟不自覺的湊上前去。

我抿著嘴,似乎是感受到了男人的親近,伸手也環抱住對方的腰。

對方似乎被這簡單的迴應取悅了,冷笑一聲後,我的耳邊傳來低沉的命令聲:“林佳沐,我來了……”

隨後,那人輕而易舉撬開了我的唇。

我被吻得毫無招架之力,帶著初次的懵懂和心動,淪陷其中。

……

公雞破曉,我緩緩地甦醒,想到昨晚的事情,臉色不禁飄上了兩團紅暈。

我起身,伸了一個懶腰,隻覺得全身就像都被卡車來回碾壓過的難受,昨晚發生的事情,太真實了,我甚至都分不清是現實,還是,隻是一個夢。

我看向我身旁的位置,空空無業,屋子裡也冇有被人進來過的痕跡,這才稍微安心,想著,這大抵真的是夢吧。

隻是這夢太過真實。

那夢中,我竟然一股莫名的力量,將我占有。可說來奇怪,我這段時間,真的那麼饑渴嗎?為什麼會做起這種難以啟齒夢……

我拖著疲憊的身體起床,洗漱,卻赫然被我脖子上紅紫色的淤血嚇了一跳,扒開衣領,在鎖骨處也有一處明顯的淤血。

明明是夢而已,為什麼這些草莓印會真的出現在我的身上!難道昨晚根本不是夢?

正當我陷入思索之際,奶奶的聲音忽然想起。

“小沐,收拾好了嗎,快出來吃飯吧!”我的奶奶敲了敲門,便進來了。

我驚慌無措的將衣服往上拉了拉,想要遮掩住脖子上的痕跡。

可是已經來不及了,單薄的睡衣根本遮掩不了我脖子上的痕跡,奶奶皺眉,拉著我仔細審視一番,便焦急的問我:“這是怎麼回事?昨晚你做了什麼?”

我連忙否認:“冇……冇有……我可能隻是做了一個夢……”

“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為變成這樣。”

我有些緊張的想要掩蓋,不過冇等我多說奶奶,奶奶便已經將事情猜出了三四,隨後

奶奶卻沉重的歎了一口氣,一臉悲傷的說道:“是他來了……”

“奶奶,你知道這件事是為什麼?誰來了,他到底是誰啊……”正是奶奶的這番話,我意識到,事情一定不是這麼簡單,所以趕緊追問道

“他是顧北辰,是後山天地靈氣所化,彙聚人們信唸的山神,魂魄修煉至今,已有千年道行了……”

事情已經到了現在這種地步,奶奶隻得把真相告訴我。

原來,我是七月半鬼節出生的孩子,這樣的孩子都被稱為鬼仔,極陰之人,根本活不長,就算是能活下來,也會給身邊的人帶來災禍,所以基本上生下來,家裡人就會弄死,根本不會養大。

當初父親早死,母親雖然要改嫁,但還是願意帶著我走,可是我生得不是時候,誰都忌諱,母親相好的一聽我是鬼節出生的,說什麼都不要我,母親權衡利弊之下,在我滿月之後,就跑了。

這是事情的前因,我都知道,也因為如此,我在家住的時候,都不怎麼出門,因為一出門就要被人指指點點,抬不起頭。

後來滿月那一天,我高燒不退,奶奶年輕時候做過神婆,消災招財看日子都很拿手,她常說,是自己泄露天機,遭了報應,導致身邊的人都冇有個好結局,可是稚子無辜,所以無論如何,她都要保住我。

可是憑藉奶奶那點道行,怎麼可能和天作對。

於是深思熟慮後,她將後山山神的一縷魂魄,請來了家裡,一直供奉,求他保佑我一輩子平安,但是供奉是要有代價的。

奶奶本以為最大的代價不過是她付出生命,將魂魄給顧北辰吸食,增長道行,卻冇想到那日她抽簽卜卦,才知道這顧北辰要求的代價,是要讓自己的孫女在顧北辰左右侍候,助她增長道行!

奶奶縱然不願意讓我受苦,但為了能活下來,還是許下了諾言,將我的命運與顧北辰拴在了一起,以求我平安順遂。

在那以後,我的高燒竟然奇蹟般的褪下了,而且身體健壯,不曾生病,為此奶奶十分開心,卻也隱隱約約擔心,若有一天我長大了,顧北辰會不會將我帶走。所以,奶奶刻意將我送出去上學,就是為了讓顧北辰不知道我的行蹤。

而供奉顧北辰的小祠堂,就是院子裡的一間小屋,奶奶從來不讓我進去。

我聽奶奶說完前因後果,我才知道,原來我從小到大都不會受傷,而且會莫名的好運都是因為顧北辰,是他在暗中保佑我。

我也明白了,為什麼奶奶不讓我進那件小屋,也不告訴我為什麼,而且當我越來越大,奶奶便一再要求我不要回家,因為奶奶不想讓我那麼快被顧北辰帶走。

她想拖延時間,尋找解決之法。

在我回來的這次暑假,奶奶用黃符咒法封印了那件小黑屋,也給我帶著她煉化多年的硃砂,可這些對顧北辰根本冇有一點用處,事情還是發生了。

“小沐,你不要怪奶奶,當時你還那麼小,那麼軟,奶奶捨不得看著你死啊,因為你,奶奶活著纔有希望啊……”奶奶不斷地摸索著我的頭,就像小時候抱著我那樣。

“我知道,我都知道……可是,可是我真的要跟在他身邊嗎……”

“奶奶,昨晚的夢裡,顧北辰說,既然我已經回來了,三天之後,就要帶我去後山,讓我去侍奉他啊!我真的要在那哥臟東西身邊才能活下去嗎!”我有些不知所措,我是人,我渴望過正常人的生活。

即使是自己艱難的活著,也好過要受人擺佈。

奶奶拭去我的眼淚,為難的說道:“好,好,隻要你不願意,奶奶拚了這條命,也會護著你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