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怎麼?他給你開出了什麼樣的條件?”定聖城之中,當季天賜離開之後,紫玉崇回到了阿布的府邸之中!

“你竟然冇有走?”阿布驚異的看著紫玉崇:“我原本以為,他的出現會讓你離開,現在看來,你還是選擇了投效我!”

“你知道他為什麼而來?”紫玉崇眼中露出一抹驚訝,阿布平靜道:“還能為什麼而來?不就為你這三萬兵馬而來?”

“他在這種時候過來,必然是為了你和你這三萬兵馬,不然還能是為什麼而來?”阿布搖了搖頭,神色平靜!

他看著紫玉崇,眼中露出一抹驚異:“在我看來,他的實力加上所謂的圖騰之神,你應該會選擇他纔對!”

紫玉崇淡淡道:“我為什麼要選擇他?他和那圖騰之神已經拋棄過我們一次,為什麼不能拋棄第二次?”

他看著阿布平靜道:“至少在你這裡,一切都還是我自己執掌,而一旦跟他離去,那命運,可就不在我們自己手中!”

阿布聞言,不禁笑了起來,他看著紫玉崇點了點頭:“看來,你確確實實已經學會怎麼低頭了!”

“我隻是不想再去冒險求死而已!”紫玉崇神色平靜,阿布笑道:“很好,很高興你能有這個選擇!”

“你既然做瞭如此選擇,那就好好安心接受我的安排!”阿布看著紫玉崇淡淡道:“那三萬人,我準備打散!”

“把他們化整為零,而後融入我天阿氏大軍之中,你怎麼看?”阿布笑吟吟的看著紫玉崇!

“既然我來投效尊主,那這三萬大軍的安排,自然是由尊主安排,尊主要怎麼安排就怎麼安排,我冇有異議!”

阿布冇想到,這紫玉崇竟然是會如此配合,他眼中浮現一抹詫異,隨後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這樣安排了?”

紫玉崇點了點頭,阿布招了招手,一道身影從門外走了進來,阿布吩咐道:“你帶人下去,收攏他們那三萬人!”

他看著對方:“你應該知道怎麼安排,在最短的時間內把這三萬兵馬徹底融入我們己方,明白嗎?”

皇城衛統領恭敬應道:“屬下遵命,屬下一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內把他們融合,屬下這就馬上去安排!”

“去吧!”阿布點了點頭,皇城衛統領恭敬的退了下去,阿布朝紫玉崇看了過去:“你以後就跟著我吧?”

“好!”紫玉崇點了點頭,阿布眼中露出一抹滿意:“你很不錯,放心吧,你以後絕對不會後悔的!”

“走吧,我帶你去看看我天阿氏的力量!”阿布微微一笑,朝紫玉崇看了一眼,隨後直接走出房門!

“季天賜!”而跟在阿布身後的紫玉崇卻還在回想著季天賜之前的那一番話,他不心動,那是不可能的!

而此時此刻的季天賜已經離開了定聖城,就在北城門之外,靜靜地看著定聖城的方向,似乎在等候著紫玉崇!

北城門處,一路向北,則是聖德大森林,若紫玉崇選擇跟自己一同前往聖德大森林的話,就會從北城門而出!

但他等了良久,卻是並冇有發現紫玉崇要出來的意思,季天賜心中暗暗歎息,看來這次紫玉崇是鐵了心要追隨阿布了!

他不禁搖了搖頭,這是紫玉崇的選擇,他也無可奈何,季天賜搖了搖頭,看來,隻能想彆的方法了!

“先回聖德大森林再說了!”季天賜輕聲一歎,就要轉身離去,而就在這時候,他身後響起一聲聲轟鳴之聲!

“嗯?”季天賜轉身看了過去,在他身後,北城門的城門被轟然撞開,數萬大軍,從其中衝了出來!

“是紫玉崇!”這數萬大軍,為首一人,赫然是紫玉崇,季天賜見狀,不禁笑了起來,果然,他還是有了選擇!

“季天賜!”紫玉崇一臉冷意,策馬趕了過來,在季天賜麵前停了下來,季天賜笑吟吟的看著紫玉崇!

紫玉崇眼眸帶著冷意,冷冷的看著季天賜:“雖然我不知道你此行的目的,但我既然選擇了率領三萬大軍隨你回去!”

他眼中帶著冷意:“如果再讓我發現你欺騙我,或者利用我們的話,那就彆怪我拚死也要你的性命了!”

季天賜微微一笑:“放心,畢竟我們各有所求,各取所需,此次合作,不止是為了活下去而已!”

他看著紫玉崇:“你應該清楚,三萬不死衛若是運用的好,那將會有多大的妙用,就是拿下天阿氏領地,也不無可能!”

“以後的你,甚至可能重建國教,跟大漢爭鋒!”季天賜盯著他,目光炯炯:“就算拿下整個大羅天下,也不無可能!”

“那你呢?”紫玉崇看著季天賜:“圖騰之神所求,我知道,它要的無非就是季平安眉心的神器而已!”

“那你又要什麼?”紫玉崇眼眸眯起:“你不要大漢江山,也要來幫我跟大漢爭鋒,那我就很好奇了!”

“你想要什麼?”紫玉崇神色平靜,他可不相信,季天賜會無所求,若季天賜無所求的話,那就有問題了!

季天賜平靜道:“你要的是天下,它要的是神器,而我要的,隻是我自己,我不想死,我想活!”

紫玉崇頓時明白了過來,他看著季天賜,眼中精光閃爍:“你要的是長生?你相信真的有長生之術?”

季天賜平靜道:“既然它都能夠存活那麼多年,我為什麼不相信長生?它活那麼久,不就是長生嗎?”

紫玉崇這纔有點相信他的話了,他朝身後看了一眼,而後在季天賜耳旁低聲道:“如果他們都變成不死衛的話!”

“那他們自己?”紫玉崇眼中帶著遲疑,季天賜微微笑道:“既然他們都變成了不死衛,那他們!”

“自然就都變成了不死衛!”季天賜淡淡道:“想要有所獲取,自然是有所犧牲,成大事者,不拘小節!”

“你可彆告訴我,你於心不忍?”季天賜看著紫玉崇,紫玉崇沉默,冇有說話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