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不合理查寢》 小說介紹

不合理查寢講述了楊若馮慶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,作者文筆細膩,文字功底強大,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,喜歡的朋友,不要錯過了! 有人匿名在班級群裡發了一段文字。【不要給查寢的人開門,不要發出任何聲音。】而此時已經淩晨兩點,查寢開始了。【不要給查寢的人開門,不要發出任何聲音。】查寢的人會用各種方式讓你開門,但是注意,一定不要開門。

《不合理查寢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有人匿名在班級群裡發了一段文字。

【不要給查寢的人開門,不要發出任何聲音。】

而此時已經淩晨兩點,查寢開始了。

【不要給查寢的人開門,不要發出任何聲音。】

查寢的人會用各種方式讓你開門,但是注意,一定不要開門。

【門很堅固】

在冇有打開過之前,門很堅固。

【不要打開窗戶,不要靠近窗戶,拉上窗簾,不要開燈!】

無論發生什麼事情,不要開燈不要開窗不要拉開窗簾。

不要往外看!

【宿舍樓裡冇有黑鳥!】

【不要追逐黑鳥】

【在水房和廁所的同學,如果看到查寢的人或聽到查寢人的聲音,請迅速找就近的廁所隔間進去,不要與他們進行任何交流】

【在廁所隔間不要抬頭向上看!】

【在廁所隔間不要抬頭向上看!】

【在廁所隔間不要抬頭向上看!】

【如果不慎與查寢人員發生交涉,任何形式的接觸,第一時間通知宿管】

宿管如果冇有迴應,就打破她/他的玻璃。

無論發生什麼事,宿管都會幫助你。

一定要找宿管!

【違反了以上任何一條,大聲喊宿管】

【查寢期間如果有同學未歸,不要去尋找,保證人身安全】

【不要跟任何宿管之外的人離開宿舍區域】

【查寢的結束時間是淩晨2:00】

「這人神經病吧。」

室友們拿著手機討論。

但我明明記得建群之初就關閉了匿名功能。

這個人是誰?

還冇等我問,群裡已經有人發了一堆問號。

「大晚上的,學校怎麼可能查寢。」

「是啊,電閃雷鳴的,誰來啊?」

「看的我都不敢刷牙了。」小李站在門口端著牙膏杯笑。

「快去快回。」

那個匿名頭像剛剛發送完畢內容,學院通知群裡就釋出了一條訊息,並@了全體成員。

【熄燈之後,突擊查寢】

同學們要收拾好自己的內務,迎接校領導的檢查。

內務不合格的同學扣學分、取消評優評先資格。

【打掃要求】

拉開窗簾打掃窗台,不要留下灰塵。

陽台仔細打掃不要堆放雜物。

不要在陽台放花盆,避免高空墜落。

陽台的護欄和外包玻璃冇有灰塵。

垃圾桶需清理乾淨。

不要在室內懸掛任何東西,包括床簾。

一經發現違禁電器、飼養寵物,扣學分警告處分。

為保證通風,一定要開窗透氣。

【晚上十二點查寢結束,本次時間略長,請同學們見諒。】

上級領導第一次蒞臨我校進行指導,請同學們給領導留下好的印象。領導會給每個宿舍打分,分高者加學分。

優秀宿舍查寢人員會在門上貼上綠色貼紙,不配合不合格宿舍會在門上貼紅色貼紙,有人記錄在案。

【同學們要積極與查寢人員進行交流,詢問是否有需要幫忙的地方。】

【宿管今天晚上開會,請到三樓大會議室集合】@宿管1棟@宿管2棟@宿管3棟@宿管4棟……

「我靠這個點了還查.......」

似乎想起什麼似的,宿舍大家都閉上了嘴。

為什麼?

群裡冇人說話,也冇有人像以往怨聲載道。

「你們班級群裡有冇有這個?[截圖]」

我發訊息問隔壁宿舍的同學。

「我們也發了,這是什麼?」

「不知道。」

校園綜合服務中心通知

【手機營業廳通知】

受暴雨影響,手機信號不通暢,正在抓緊搶修線路。

【門崗通知】

受暴雨影響,門口大量積水,伴隨修路未填埋的坑道很危險。

請大家不要外出。

【校醫務室通知】

夏天到了注意降溫防暑,但不要貪涼。

最近出現了多起學生貪涼昏迷的案例,請大家一定要注意。

【食堂通知】

食堂新增鹵煮。

夏日用餐時間變動,早餐改為早6:00—9:30。

「小李還在外麵刷牙!」

我從床上蹦起來,趕緊去外麵找他。

「你不會真的怕了吧?」

楊若嘲笑我膽小。

「我覺得怪怪的,還是喊回來保險。」

「不著急,熄燈還有一會兒,先收拾收拾?」

袁壽從床上下來,摸了個抹布打算去擦擦窗台。

「還有10分鐘。」徐昌拍拍我的肩膀,「我去倒垃圾,順便跟李曉濤說。」

「我覺得咱到時候就這樣得了,大晚上的天王老子來查寢咱也彆開,都睡了查什麼查。」馮慶把煙掐滅從陽台回來,「今天下這麼大雨,啥領導這麼有病,打掃好地板也得給踩了。」

班級群裡一個同學問那個匿名的人。

「如果宿管喊了不管用怎麼辦?」

但是那人冇有回覆。

「還真當真了?」

「欸,他即使是說著玩的我也得糾正他的邏輯BUG嘛。」

「不過他是怎麼知道的?」

「邪門,其他班級群裡也發這個了。」

「我靠有鬼!怕怕!」

「其實還是查寢的神經病吧。」

「無論那個人發不發今天都不開門,睡覺了睡覺了。」

眼看快熄燈了,小李還冇回來。

「你喊的人呢?」

「拉屎。」徐昌向我攤了攤手。

「打掃差不多了吧,」袁壽喊我,「彆想了,害怕把窗戶關了一會兒。」

「這麼熱!咱屋冇空調!」

馮慶刷拉把窗簾拉開了。

「不不不,你以為要信那東西嗎,就一會兒,查寢的走了再開,發現有亮進來咋辦。」

「咱3樓呢,他不能翻窗戶吧!」

正說著,熄燈了。

熄燈了。

應該去把李曉濤拉回來。

但是冇人想出去,也冇人在意。

如果我出去,等待我的室友要不要鎖門。

他們冇有義務拿自己冒險。